俞灏明:过了曲折 懂了自己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俞灏明:过了曲折 懂了自己
首页> 文娱频道> 明星 > 正文

俞灏明:过了曲折 懂了自己

来源:北京青年报2021-11-18 09:4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11月14日,是俞灏明34岁的生日,这一天,他出演的电影《铁道英雄》在北京举行了盛大的首映礼,为影片宣传忙碌了一天的俞灏明说这个生日过得“累并幸福”,“在34岁生日这个时间点,有一部自己的电影上映,这是一份意义非凡的礼物。”在接受北京青年报“娱见”专访时,俞灏明笑说,按照以前的理想,34岁时的自己已是“最佳男主角”,如今理想仍未实现,他仍要慢慢努力。

  拍“扒火车”镜头

  佩服当年的英雄

  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第一一五师“鲁南铁道大队”在日寇肆虐的鲁南地区扒火车、缴获物资和武器,创造了许多震撼人心的战绩,给予敌方沉重的打击,将于11月19日本周五上映的电影《铁道英雄》就取材于这支队伍的事迹,通过全新故事和全新角色再现英雄风骨。

  俞灏明表示,他之所以加盟《铁道英雄》,一开始是被这个优秀的剧组吸引,觉得有机会和好的导演、好的演员合作,而在了解了更多故事内核,回归到剧本内容本身后,他被鲁南铁道队的英雄事迹所深深打动,“他们每个人都是普通人,在那样的大时代背景下,却为了国家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他们在做那么危险的事情时,是报以何种情怀?随着创作的进程,这些越来越吸引我。”

  扮演英雄角色是俞灏明一直向往的,“谁从小没有英雄梦呢?作为一个男生,总是会向往这种血气方刚的血性男儿形象。”

  俞灏明在片中扮演的是林栋,表面上是车站的搬运工,暗中是游击队的情报人员。也就是说,这个人物并非是和敌人正面对抗的英雄,而是需要让自己越普通,存在感越低越好,“所以,我赋予这个角色有种油腻,痞里痞气的表象,以更好地掩饰自己,模糊敌人的视线,因为铁道游击队队员时时刻刻都生活在日本人的监视之下,他们怎么能够在这样的环境里掩藏身份,这是首要的一个技能。”

  铁道游击队员潇洒自如地扒上飞驰电掣的火车的故事深入人心,电影《铁道英雄》里自然也有这样的情节,提及此,俞灏明感慨:“难度太大了。”他透露,剧组开始并没有让他们进行太多训练,因为动作导演认为扒火车镜头太危险,没打算让演员亲自上阵拍摄,“我们就坚持说想亲自感受一下,结果发现难度非常非常大,没有威亚和武行兄弟的帮助,我们凭一己之力根本不能完成。”

  而有了这番切身感受,俞灏明对当年那些飞虎队英雄深深地敬佩,“当年他们可是没有任何辅助,扒上了快速行驶中的火车,这是多么具有难度的事情,他们太厉害了。”

  受张涵予气场影响

  跟着他不拖泥带水

  铁道游击队的故事虽然发生在鲁南,但是俞灏明透露说他们是在东北铁岭拍摄的,“因为原址变化太大,已经不能拍摄了,我们是1:1还原了当时的场景。”

  在美术置景上,《铁道英雄》还原了上世纪三十年代北方工业小镇的容貌,除了对整条街进行改造,还运输10多吨的火车零部件布满车间,用煤渣铺地,力争最贴近当时北方人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小到当时的蒸汽火车,大到火车站站台,包括站台上的标识,都是有据可依的。人物的服装、造型,火车、枪支等道具,也都经过仔细考究。

  拍摄时的天气寒冷在俞灏明看来都是微不足道的问题,“我们都是穿着好几层的棉衣,每人身上都是十几斤、二十几斤的负重,我们穿得这么臃肿,但是要表现出动作的干净利落,这个难度挺大。”

  张涵予在片中扮演队长老洪,他冲锋在前,带领大家持枪血拼,作为队员之一,俞灏明在片中和张涵予对手戏很多,而提起张涵予,俞灏明称赞说:“他真的是从内而外透露出一种干净,一种干脆,男性荷尔蒙的强大力量,我们拍摄场景里面的内容相对比较复杂,但是涵予哥一下子就能够抓住重点,在现场就啪啪啪啪地表现出来,每个力度的点都抓得很准。我们在拍戏过程当中,也会被他的这个节奏带动起来,不会拖泥带水或者拖节奏,会被涵予哥的气场影响到,都跟着他的节奏来。”

  回望第一次表演

  经历“比较灾难”

  俞灏明2007年参加快乐男声获得全国第六名,以歌手身份出道,如今却在演员道路上越发坚定,出演了众多作品,也受到观众认可。

  谈及为何痴迷于表演,俞灏明表示,表演于他而言,就像是一面镜子,“给我非常大的一种动力是对自我的认知,因为有很多时候,我们通过表演体验角色不一样的个性,你能够看到人生百态,同时这些角色也能够镜子般地去映照你自己,你会对应着看我这个人是怎么样的,我应该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在一些角色身上,我看到了他们的弊端,我之后就能够更好地让自己去规避这些问题。”

  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当演员的经历,俞灏明直言“尴尬”:“应该是拍摄《一起来看流星雨》,场景还是挺难忘的,拍第一场戏时真的是什么都不懂,就一个人干站在那,那时候基本上是一张白纸,机位怎么站,自己怎么样去行动都不懂,非常尴尬,很僵硬,比较灾难的一种经历。”

  和那时相比,俞灏明笑说现在相对“游刃”了一些,但是远没有到“有余”的程度,“我觉得演员这个职业的魅力之处在于,它是学无止境的一个职业、一个事业,可能任何演员都没有办法说我已经到了演员的巅峰状态,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的收获,对于人生体验领悟不一样的时候,他的演员的这个身份也会有不一样的呈现。”

  对于如何提升自己的演技,俞灏明表示,除了积累演艺经验,多学习、多观察外,还有“好好生活”:“好好生活的意思就是我们必须得让自己的生活相对变得丰富多彩,去做一些在规定之外的体验,然后去收获更多的可能。我觉得成为优秀演员的核心更多是在于他对世界的理解,对人的认知,对社会的认识,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元素,达到了一定程度,才能成为一个好演员,能够去赋予角色一种能力。”

  俞灏明表演生涯的转折点是2017年的《那年花开月正圆》,他塑造的反派杜明礼大获成功,还以此获得了2018年白玉兰最佳男配角奖提名。

  俞灏明坦承在此之前自己不会演戏,都是形于表面的表演,“直到这部《那年花开月正圆》,通过专业导师的指导之后,我才意识到表演是什么,你怎么样去塑造一个角色,怎么样去挖掘一个角色内心非常深处的特质,你应该要怎么样去做功课?你怎么样去看懂一场戏,去看懂剧本。那个角色让我完全打破了之前的自己,重新塑造,重新建立起来对表演的认知,我才开始明白,原来表演是这样子。”

  这个反派形象让俞灏明的演技受到肯定,但俞灏明说接这个角色之前自己有过犹豫,就是担心演反派会被骂,“我做了自己的思想工作,觉得演反派角色不是演他有多坏,更多的是演出他是怎么样变成坏人的,他为何会以这样的方式去做这样的事情。让自己以一个更加高的维度去认识人性,去想得更深,这是能够让我去演的动力,也是因为这样的吸引力,让我克服了所谓的对反派的恐惧。”

  走过比较曲折的路

  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俞灏明的人生在2010年曾经遭遇过挫折,那一年,还未过23岁生日的俞灏明因拍戏意外烧伤,经过休养后,于2012年12月31日回归。俞灏明说他感到幸运的一点是,“之前走过比较曲折的一段路,所以能够让我更加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我觉得现在这个状态非常好。让我知道哪些是可以去做的,哪些是可以不去做的。相对来说,我已经开始做减法。”

  已经34岁的俞灏明觉得目前的自己与曾经的人生期待相比,有点落差,“我之前设想自己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已经是影帝了,而现在还是慢慢地在努力。”俞灏明希望未来多演些不同类型的角色,和优秀的团队合作,“以前我的想法是,有比较丰富的角色来到我面前,我都想抓住,但是现在我想法变了,有很多时候我觉得只有一个好的角色还不够,我还得去找好的对手、好的导演、好的制作团队,才能够赋予这个角色生命力。光靠一己之力是很难的,一个角色的成功并不只是这位演员一个人的成功,而是整个团队,包括导演,与你对戏的合作者去赋予你的。”

  俞灏明喜欢《铁道英雄》这种弘扬主旋律的正能量电影,因为他觉得青年人、儿童接受爱国情怀熏陶,需要有影视作品这种非常具象的作品去给予他们正确的引导,而且参演这类作品,也是在时刻提醒自己的职业操守。

  问俞灏明觉得什么是英雄,俞灏明说:“英雄是一种内心的热,无关乎他做了什么事情,其实很小的一件事情都能够成为英雄,就像是不久前,‘苏FU865G’的女车主捡起前车丢掉的垃圾,这是特别小的一个行为,但是,我觉得有这种心态的人,就能够称为英雄。因为这种人在遇到任何事情的时候,内心都能够有那种大情怀去引领他,我觉得这就是英雄,是他内心的一种品质。”肖扬

[ 责编:张晓荣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有声手账】中国好手艺⑪:甘坑的客家凉帽

  • 奔跑在云贵高原上的“幸福慢车”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今日,中国气象局召开12月新闻发布会。中国气象局办公室主任、新闻发言人宋善允在发布会上透露,今年冬季(2021年12月至2022年2月)影响我国的冷空气活动频繁、势力偏强,主要以偏东路径影响我国。
2021-12-03 09:46
记者从国家航天局获悉:11月,我国“天问一号”与欧空局“火星快车”任务团队合作,开展了“祝融号”火星车与“火星快车”轨道器在轨中继通信试验,取得圆满成功。
2021-12-03 09:44
数字人民币多地试点一年多来,应用场景持续创新,公众接受度不断提升。截至今年10月22日,数字人民币已开立个人钱包1.4亿个,企业钱包1000万个,累计交易1.5亿笔,交易额接近620亿元。
2021-12-03 09:43
签署“军令状”、不设门槛、限时攻关……11月15日至19日,2021年成都市“揭榜挂帅”科技项目(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重点场景建设领域)拟支持项目名单公示。
2021-12-03 09:41
如何给长期驻留空间站的航天员提供新鲜食物,一直是令人头疼的问题。世界各国一直没有停下太空种植实验的脚步。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包括辣椒、草莓等在内的上百种植物种子,被先后送入国际空间站进行培育。这其中,辣椒是太空种植实验中最受欢迎的食物之一。
2021-12-03 09:40
山东是国内主要“粮仓”之一。按照山东省粮食和储备部门的统计:2020年全省粮食总产量达到5447万吨,占全国粮食产量的8.14%。通过技术减少粮食损失,山东是怎么做的?
2021-12-03 09:39
在2日发表于英国《自然·遗传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安进 (Amgen)制药属下deCODE基因公司的科学家们展示了通过结合序列多样性和RNA表达的数据,测量出迄今最大规模血浆中大量蛋白质的水平,以深入了解人类疾病和其他表型。
2021-12-03 09:31
196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菲利普·沃伦·安德森在1973年首次提出一种新物质状态——量子自旋液体。其不同性质在高温超导和量子计算机等量子技术领域有着广阔的应用前景。
2021-12-03 09:29
半个世纪以来,科学家一直在寻找解决“蛋白质折叠问题”的方法。这是生物学领域的一项重大挑战,难倒了几代科学家。但现在,人工智能(AI)解决了这一问题。
2021-12-03 09:27
据英国《自然》杂志2日发表的一项研究,科学家用人多能干细胞建立了一个模型,可用来研究人类胚胎植入子宫的过程。人胚状体(blastoid)是模拟早期人类胚胎的结构,在研究中能准确再现人类胚胎早期发育的关键阶段,包括黏附在体外子宫细胞上。该模型或有助于推进我们对人类发育早期阶段的认识,以及开发不孕不育的治疗方法或避孕药。
2021-12-03 09:26
贺兰山保卫战打响之前,宁夏北部石炭井、汝箕沟等煤炭开采集中区对植被和土壤的破坏,造成了贺兰山脆弱的生态系统进一步退化。
2021-12-03 09:25
王建明介绍,所有病例均是大于18岁的成人,经过PCR核酸检测证实为感染了新冠病毒,且均感染德尔塔毒株。
2021-12-03 09:23
因患范可尼综合征,“轮椅姑娘”李长盈自幼就与骨折、骨软化一路抗争,家庭也陷入困境。在滨州医学院,她享受到了专业教育和“医学大家”的专业救护。好消息是,就在最近,她以专业课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青岛大学肾内科硕士研究生。
2021-12-03 09:22
“老一辈科学家取得的重要发现令人羡慕,但我们应该知道,这些成就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勇于攀登、数年如一日、不忘初心、坚持不懈的成果。”12月2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举办弘扬科学家精神主题活动,该所多位研究人员谈了学习杨钟健、裴文中等老一辈科学家精神的心得体会。
2021-12-03 09:19
记者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悉,该校周鑫教授课题组与国内外同行合作,发现东亚季风区11700年前至今的全新世降水最大期在南方出现较早,北方出现较晚,降水最大期出现时间与纬度之间呈现明显的线性关系。
2021-12-03 09:17
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购物节,多家电商平台智能手机销量又创新高。其实,不少人换手机不是为赶时髦,而是因为电池不给力,可谓手机未“老”电池先“衰”。
2021-12-02 09:39
俗话说“民事以为天,食以安为先”。舌尖上的安全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也格外引人关注。正因如此,为了博眼球,“有心人”会刻意制造有关食品的谣言,这些谣言闹得人心惶惶,让不少无辜的食物被拉进了黑名单。
2021-12-02 09:38
当在种茶道路上创业十年,连续亏损两千万元,“快撑不下去了”的时候,创业者董桂萍遇到了科技特派员(以下简称科特派)、山东省农科院茶叶研究所“茶博士”田丽丽。
2021-12-02 09:37

2012年的一次大胆尝试,让广西桂林市龙胜各族自治县龙脊镇和平村里排组村民喜出望外,日子越过越甜。“现在我们每家每年靠这个红心猕猴桃就能有10万元收入,感谢猕猴桃,让我们脱贫致富!”近日,村民们这样感慨。

2021-12-02 09:37
加载更多